飞鱼科技上市背后:两个年轻人的辛路历程

闽企飞鱼科技赴港上市上市的消息无疑引起了业内人士的广泛关注。这家市值达到20多亿元的网游公司,其老板竟是两位年轻的80后小伙子,们是飞鱼科技的CEO姚剑军和总裁陈剑瑜,分别持股30.447%和17.417%,江湖人称“阿飞”和“小鱼”。

飞鱼科技上市

飞鱼团队(左七阿飞,左八小鱼)

阿飞是永春下洋人,小鱼则来自泉州。仰慕者均惊讶于如此年轻的创业者,能创下如此惊人的成绩。然而,这一切看似偶然,却早已奠定了必然的可能性。阿飞曾是一个通宵玩红警、仙剑的“坏学生”,却在19岁那年突然对游戏有了反思和自省;虽然才32岁,阿飞已经历过3段互联网创业,从业13年。在上市前1年,阿飞和小鱼都曾拒绝过上市公司的并购邀约,总价超过20亿元,这也提醒他们:互联网,为两个怀抱激情和梦想的年轻人,提供了另外一条有别于常人的成功之路

▍坏学生的逆袭

“人生的很多节点,会有很多未知和偶然性,但是这些偶然性有时候也有他的必然性。我通过玩游戏来接触电脑,才开始对计算机产生很大兴趣”

在19岁之前,对于阿飞而言,成功还没有任何预兆。1997年,初中毕业之后,听说“高中很悲惨”,阿飞一个人跑到重庆读中专,机电专业。跟那个年代的很多男生一样,在校外小店,阿飞第一次接触电脑,更很快迷上了红警、仙剑一类的单机游戏。山高皇帝远,阿飞沉迷于游戏中无法自拔,白天睡觉,晚上通宵打游戏,基本上不怎么上课。2000年元旦,他突然发现,常去的一家电脑店,竟然转型成了网吧。在阴暗的电脑房里,阿飞第一次被互联网震惊,就像发现了一个新大陆。人和人相聚千里,却可以仅凭一条网线,聚集在同一个网络聊天室里。

19岁,阿飞中专毕业,回到了永春的家中。没有其它逃避的借口,他像突然开窍一样,思考未来的种种可能。既然那么喜欢计算机,为什么就不能通过它来谋生?阿飞向父母要了一台电脑,开始了人生的第一次创业摸索。他在家自学电脑编程,并搭建了一个可以玩游戏的网站,平时有1000多人在线,他向每个会员收取每月10元的会费。那年,他的月收入曾达万元。

和同龄人不同的经历,让阿飞更早成熟。曾有一位大叔级别的会员打电话给他,聊着聊着就哭了。原来,他认为自己在游戏里受到了不平等的对待,对方一帮人有多坏。这让阿飞非常震惊。“我是做游戏的,随便更改后台数据,就能让玩家变成最厉害。在我眼里这些都是不值钱、虚拟的。”阿飞说,这次也让他对游戏有更深入的理解。游戏虽然是虚拟,但也特别真实,它的真实是因为人们对新的世界产生价值观,产生了和现实中一模一样的情绪。

这些,也让阿飞开始有很多人生思考和目标。刚做网站时,他的目标是赚到1万块钱,很快就实现了。当时很多同学,上班也就1500的工资。互联网让很多东西成为可能,阿飞意识到,他可以用自己的能力去实现梦想。这不需要自己拥有多异于常人的天赋。他可以宅在家里自学知识,再拿它们去实现人生目标。

▍从泉州到厦门3段创业经历

“如果我是传统企业的老板,去投资一个游戏,很可能在这个点上就退出了。我是坚信这个方向没错,并且我们有这个能力去做,需要的是去总结、修正。坚持一些对的事情还蛮重要。有很多人在这个节点就放弃了。”

好景不长,2001年底,阿飞的网站已经开不下去了。随着互联网从拨号上网到宽带的转型,许多大型网络游戏开始出现,例如最出名的石器时代。“很多人都去玩石器时代了。而我的程序还是拨号上网。”阿飞说。当时,他还在永春下洋的家中。一开始,他想做一个本地门户,抢注了yongchun.com(永春信息港),一段时间后他发现也有问题:永春的网民没那么多。这时,中国大量的网站站长正在崛起,阿飞也曾混迹在一些站长聚集的论坛,但是,这些论坛给了他很不爽的感觉,但人气奇高。他意识到,做一个综合性的站长网站,机会非常大。2002年,他找到南安网友“顽石”(李伟平),一起创办了奠定他江湖地位的“站长之家”。顽石负责内容,阿飞除了内容,还要写程序、做网页,谈广告。这时他才20岁,基本上天天关在屋子里,没有接触屋外的社会,但是通过一条网线,他开始接触各式各样的人,在这当中也迅速地成熟起来了。

他甚至想过在永春开一家网吧,等到只差资金投入时。他开始反思,即便在永春成功了,也做不大。彼时,现任美图秀秀CEO吴欣鸿已经跑到厦门创办了交友网站,如今知名但当时还不出名的天使投资人蔡文胜也在厦门。厦门,聚集了一批互联网创业的年轻人。

改变他人生的选择再次摆在面前。他义无反顾的来到厦门继续创业,并正式注册公司,创办了知名网站“CNZZ数据统计”。2006年,两家网站的收入,已经让他买上了人生第一辆宝马车,但是,超越于物质的梦想还在脑际激荡。面对“站长之家”百万级的站长资源,阿飞曾无数次想过用什么方式来开发,共同获利。2008年,全球经济和网络进入低潮期。彼时,网页游戏正如火如荼。机会来了,他和几个合伙人,筹集了近400万元,厦门光环游戏正式成立。然而,由于缺乏经验,当时做的第一款网页游戏没有火起来,但是钱却烧完了。

这又是一个痛苦的抉择,让阿飞现在回忆起来,依然觉得,自信和坚持是何等重要。尽管失败了,但是他坚信,页游的机会依然很大,只是自己没有做好。为了启动下一个游戏,他开始四处借钱,房子抵押贷了100多万,找家里借了10万。很快,第二款游戏“神仙道”推出之后,就有人找上门做代理。阿飞从神仙道尝到了甜头后开始了更远大的计划。

▍拒绝并购邀约 促成飞鱼合并

“如果只是因为利益捆绑走到一起,并不长久,真正的伙伴肯定不是以利益来衡量的,而是相互信任,相互认可。”

飞鱼科技的另一半“凯罗天下”,在2012年正式成立,由美图秀秀的联合创始人小鱼创办,并推出了至今仍极为火爆的手机游戏《保卫萝卜》。2013年,凯罗天下推出续作《保卫萝卜2:极地冒险》,萝卜系列到今年上半年已收益31925万元。

实际上,小鱼也是泉州人,和阿飞认识已经10多年。今年4月,厦门光环收购凯罗天下,两家新兴游戏公司正式合并。飞鱼的结合,看起来有诸多必然,但是,阿飞解释说,这并非外界揣测的纯粹为了上市,这背后还隐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故事。去年,国内股市兴起了一股并购、重组潮,泉企梅花伞就是在当时与“游族网络”重组,被成功借壳。正冉冉上升的阿飞和小鱼,同时都收到了一些上市公司的并购邀约,对方开出的价码都不低,两家公司加起来总计达到了20亿元,足够两人一生衣食无忧。

然而,正处创业期的阿飞和小鱼,早已过了对金钱无比渴望的阶段。他们反问自己:要把公司卖掉吗?之后能干什么?“我们想不到比玩游戏更好玩、有意义的事情。这个行业还只是刚开始,后面还有很大空间,现在卖了又太可惜。”

整整想了1年,两人最后的结论是,这个时候不能把公司卖掉,往后可以做的成绩更大。“我们已经有了一定基础,比别人高了一个台阶。哪怕是变成现金,对我们又有什么意义?所以创业的人,你希望能把事业做得更大,你刚才爬过一个小山坡,前面还有好多高山,难道你就在这里放弃了吗?这不太符合我们的性格。”阿飞告诉记者,最后两人一拍即合,还不如一起做算了。

“既然我们一起经历过这些过程,很多想法又出奇地一致,价值观、做事方式,彼此信任,那干脆一起做吧。”阿飞说,合并时两人就有准备,哪怕未来不上市,也依然要一起做游戏,因此和上市没太大关系。合并并不是为了上市。

Leave a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